一种相思 两处闲愁

一种相思 两处闲愁反省自己作文

当前位置: 乐园作文网 > 反省自己作文 一种相思 两处闲愁 / 时间:2022-06-29 06:28
图片说明:侨居缅甸土瓦的上杭稔田华侨李文元,1972年收到。“江水三千里,家书十五行”,用这句诗形容晚年爷爷的心境是再贴切不过得了。故乡的山,故乡的水,故乡那连通番片的昼...

图片说明:侨居缅甸土瓦的上杭稔田华侨李文元,1972年收到。 “江水三千里,家书十五行”,用这句诗形容晚年爷爷的心境是再贴切不过得了。故乡的山,故乡的水,故乡那连通番片的昼夜淙淙流淌的黄潭河,汇成思念的长河,在爷爷晚年的脑海中变的愈来愈模糊了…… 图片说明:1929年上杭稔田旅缅土瓦埠同乡合影 <p class="ql-block">  爷爷在缅甸的生意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大有起色,发起在缅同乡先后集资创办了同德公司、振兴公司,我家那曾经在村里风光无限的六扇五间上下堂双过座的大宅子“仰光楼”就是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后期花了三年多的时间才建成的,但自1962年缅甸当局将华人工厂商店纳入国家公私合营后,爷爷的资产遭受重大损失,日子过的越来越艰难,加上年龄渐渐衰老,对家乡的思念越来越浓。奈温上台后,中缅关系不妙,爷爷步入晚年,生意受挫,疾病缠身,返乡不易,坐困愁城,那种有家难回落叶飘零的痛苦令人难以想像。胡马依北风,越鸟巢南枝。爷爷在1918年跟随同乡许竹坑村的表兄许金坤赴缅后,随着在缅甸海港小城土瓦埠站稳脚跟后,再也难以回到养育他长大的亲爱的家乡了。1940年代家乡宗亲修祠堂,爷爷以赤子之心捐了不少钱聊以慰藉心中的不安。爷爷曾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返回家乡度过了几个月的难忘时光,但他的事业已扎根当地,他的血脉已在当地繁衍,在家乡已没有他的立足之地,他只能再次返回缅甸,从此再也没回过家乡,家乡的山、家乡的水,成了他魂牵梦荤的眷念。他将长长的思念写在纸上,不断地给家里写信,询问家里的情况,聊以慰藉,每次都是父亲给爷爷写回信。父亲留给我的这封信可能是家里收到爷爷从缅甸寄回的最后的家书、也是仅存的一封家书。信是爷爷于一九七二年九月廿二日(应该是农历)寄给大伯和父亲收的。内容如下:</p> <p class="ql-block">字示 富 英/岳 儿 仰侄:</p><p class="ql-block"> 自一九七O年七月间止,至一九七二年四月间余曾致一信给你们,不知道收到没有,但未见你的复信,使我挂心。余自得疯疾后因手不活灵不能提笔致信而久隔在外,目下生活只以得过且过罢了,仰侄母弟健康,美、珍二兄弟也各有一个儿子了。</p><p class="ql-block"> 在家的贵喜完了婚没有?坝头友莲姑以及文品/春兄弟、富林/标/高 等侄对于生活情形不知如何?如复信时略为批(应为“提”)及一下。关于团氏余本欲寄些回转,为了(应为“因为”)不便,故未寄。如日后方便当寄,勿念。在外今年清明节前一日,文斗已经过世,留下儿子一个。荣万于去年十一月间去世,留下儿二女五,共七个,其余诸邻乡友戚,均安好,请在家诸人勿念,其余的事,后信再续。顺此顺祝</p><p class="ql-block">列位兄弟诸侄快乐健康!</p><p class="ql-block"><br></p><p class="ql-block"> 文元 一九七二年九月廿二日 言 </p><p class="ql-block"> 回信处 土瓦尼荣街门牌14号 余名及(即)可也</p> <p class="ql-block">  图片说明:李文元写给家乡的信内容。</p> 图片说明:1941年奶奶吴金娣携三子回国前,与爷爷李文元全家5人在缅甸土瓦合影。 从信中可知,爷爷在此信前曾给家里写过一封信,当时国内正值混乱的“文化大革命”年代,前信家里是否收到不得而知,但家里寄信海外并不方便,所以,爷爷因没收到家里的复信而牵挂。爷爷在信中谈了自已的健康和生活状况,“余自得疯疾后因手不活灵不能提笔致信而久隔在外,目下生活只以得过且过罢了”。他询问了家乡宗亲的情况,并告诉在缅宗亲的情况。尽管在缅日子过得艰难,仍牵挂家乡亲人的生活,想寄钱给家里,却因为不方便。“关于团氏余本欲寄些回转,为了不便,故未寄。”“团氏”是钱的暗语,海外华侨华人寄钱回家绝大多数不直接提钱,而是用喑语来代替钱和金额。 图片说明:左起:许友梅、李文元、许寿云、许安全。 父亲原是爷爷堂兄弟的儿子,因奶奶未生到儿子,父亲才一周岁多就被卖给爷爷奶奶,并由爷爷奶奶携往缅甸土瓦哺养。后日军将要占领缅甸形势吃紧,爷爷因放不下缅甸的生意,决定由奶奶带大伯、父亲,以及从土瓦买来的叔叔回国。父亲一辈子都记得“土瓦埠有横直两条大街,还有一个海湾,一条可通轮船的江河。”父亲只是在童年时代和爷爷一起生活了几年时间,以后爷爷还回家过一次并在家居住了几个月。奶奶、父亲和爷爷聚少离多,一辈子都在“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”的守望和思念中度过。 图片说明:1959年8月,上杭稔田旅缅同乡欢送官田村的李炳清父子回国。 奶奶最疼的是父亲,爷爷最信赖的也是父亲。奶奶去世后,家里主要是父亲给爷爷回信。爷爷是在奶奶去世后写信告诉父亲在缅甸另娶了一房番婆,并生有两个儿子和三个女儿。晚年的爷爷经济一落千丈,又逢缅当局关闭华文学校和禁止华裔念中文,缅甸的叔叔和姑姑都不识中文,看不懂也不会说,断根的危机一直煎熬着晚年多疾的爷爷。爷爷在1974年无奈中去世后,缅甸的叔叔姑姑就失联了。一样的亲情,一样的思念,随着爷爷的去世被切割成两半,一半在家乡,一半在缅甸。<br>  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父亲一直都非常感恩爷爷奶奶。自奶奶去世后,父亲一直与稔田一方的侨属家庭保持有联系。爷爷在缅甸去世后,父亲不避忌讳坚决要为爷爷举行了隆重的等魂仪式,并筑了个衣冠冢。此情可待成追忆?只是当时已惘然。2007年9月,失联多年的堂大伯李富耀的女儿李桂娣携侄女回到村里寻亲,在父亲心里重新燃起缅甸寻亲的希望。当年,父亲年事已高,耳聋发白,思念随着年龄逐年增大而越来越沉重。2008年底,当父亲得知我要到缅甸参访,显得很激动,专门整理了二张稔田旅缅土瓦埠华人、侨眷名册,叫我留意,能联系几个算几个。他还说有一个姑姑跟永定下洋人结婚了。我去了缅甸仰光,土瓦距仰光很远,短短的4天公务参访,我显然无法完成父亲的嘱托,只能将遗憾延续下去。<br>  我想,也许某一天,突然有一批海外华侨回到村里寻找“仰光楼”,那必然是爷爷在缅甸传下来的后裔回来寻根了……

文章来源: http://www.lescytises.com文章标题: 一种相思 两处闲愁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lescytises.com/fszjzw/2257.html

上一篇:【睡不着失眠的说说】   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